您的位置:

首页> 学生校园> 上了晶铃老师的床

上了晶铃老师的床

人的际遇和缘份,有时候真的很不可思议。

十几年前,我们夫妻和财务长夫妻到加拿大自助行(详情见另文:《美女教
师晶铃意外的4P》)之后,我们夫妻便喜欢上加拿大的生活环境,便开始计划
移民加拿大。几年前,公司把业务重心移到大陆以后,我就开始申办移民。我们
全家终于在两年前移民加拿大,就住在温哥华。

我和熟女樱的认识是从网路开始,算得上是「以文会友」吧!我喜欢她的文
章,曾留短讯息给她。她刚开始不会贴图,就请我帮她贴图,慢慢就聊开了。

熟女樱42岁,163公分,和晶铃一样是新竹县的客家人,两个人是同一
所高中毕业,是前后期的学姊妹。她老公50岁,173公分,是个公务员。

我已经51岁,164公分。晶铃也44岁了,和我一样高。

我常常和熟女樱通电子邮件,在邮件或者讯息的最后,我常礼貌性的邀请她
到加拿大来玩。聊到最后,我有时候说她已经成为我第一号的性幻想对象,希望
能和她一起3P或4P,她都不置可否。

直到六月初有一天,她竟然来信说,暑假开始,早餐店的生意会差一点,老
闆同意她请假一阵子。她想来加拿大玩几天,如果我愿意接待她,她就不跟团,
準备自己买张机票就过来。

我当然马上回信,欢迎她过来。

过了几天,她来讯息说,她的老公听说她要到加拿大玩,也说要和她一起过
来,怎幺办?

我当然又马上回信,欢迎她老公一起过来。

可是技术上的问题出现了,熟女樱在信上说:第一、她老公根本不知道她在
网路贴文,甚至于贴图的事。第二、她老公不知道我们是什幺关係,不知道我们
是怎幺认识的。第三、她老公也不知道我们準备同房3P或4P的事。第四、如
果不同房,我们还欢迎她们吗?我们家的房间够吗?

我回信说:第一、我们在她老公面前,一定绝口不提她在网路贴文,甚至于
贴图的事。第二、我们就说晶铃是熟女樱的高中学姊,今年返台省亲时,刚好在
新竹遇见熟女樱,才聊起来,邀她过来加拿大玩。第三、和熟女樱同房3P或4
P虽然是我们的期待,但是我们原先邀请她来时,也没说一定要这样安排。一切
随兴,一切随缘无妨。第四、我们家在加拿大算是标準的独立屋,有四个卧室,
就算她的儿女都来,也住得下。

就这样说定了。她决定配合她老公的时间,在七月初来。

盼啊盼着,终于盼到了熟女樱要来的那天。晶铃因为家里还没收拾好,还得
準备东西给客人吃,就叫我自己去接机。熟女樱他们坐的是华航,到温哥华机场
大概是晚上八点多。

到了机场,等了一会儿,看着班机的旅客鱼贯而出,我的心开始有点紧张。
我只和熟女樱通过信,连电话都没打过,到底她的的个性如何呢?会随和好相处
吗?她老公呢?虽然说熟女樱的老公和我一样,喜欢看着自己的老婆被别人肏。
万一,她老公发现熟女樱和我们联手骗他,甚至想偷偷给他戴上绿帽子,会引起
怎幺样的误会和反应呢?

终于从机场监视的屏幕看到熟悉的身影,熟女樱为了让我们容易辨认,所以
穿了她自拍的时候常穿的那件迷你碎花洋装。第一次看到熟女樱本人,觉得她本
人比照片高一点。我看过她很多的相片,所以似乎可以透视她那洋装底下熟女丰
满的体态。闭上眼睛,她身上的每一颗痣,我似乎都了若指掌哪!真想当场扒光
她的衣服,狠狠地肏她一下。

她老公跟在她后面,推着行李车,人长得忠厚老实。身材嘛,跟我比起来,
算是又高又壮。大概刚刚过移民官的那一关,受了一点语言不通的虚惊,脸红通
通的,额头还冒着一点汗。

由于双方是第一次见面,晶铃又不在场,我又怕说错话,所以回家的一路上
场面有一点冷,有一点尴尬。我只能介绍沿途看到的温哥华,他们也只有静静的
听着。到了我们家,已经将近晚上十点。熟女樱夫妇已经因为时差,很睏了。也
没吃晶铃帮他们準备的消夜,洗过澡就睡觉了。

第二天,我们开车带他们到处走走看看,也玩了一整天,蛮累的。最累人的
是,可以感受到每个人的心里似乎都有着自己的盘算,根本没办法敞开来聊。明
知道客人是自拍玩家、换伴群交的同好,但因为有言在先,我们都只好装作不知
道。作为主人的,也不便随便就把话题引到那边。

两家人不知道要聊什幺,晶铃和熟女樱就着她们共同的记忆,稀稀落落地回
忆一下高中时代和家乡的生活琐事,还有毕业以后各人的际遇。两个人当然都故
意避开有关自拍和换妻的经历。

晚上八点多,吃过晚饭,可能是时差的关係,熟女樱夫妻有点意态阑珊,又
想早点睡。我建议让他们夫妻开开洋荤,到市区一家很有名的脱衣舞pub看表
演。一讲到这个,熟女樱丈夫的眼睛就为之一亮,精神就来了。

一行人準备停当,坐上了车,要出发了,晶铃忽然说:「我们就不要到do
wntown的那家pub了。」

我踩着煞车,问说:「干嘛不去那家?」

「那家熟人多。」

「什幺时候,你又会认识去pub的熟人了?」

「我是怕樱妹妹会碰到熟人。」

熟女樱急着说:「我们在这里没有熟人的,不怕,不怕。」

晶铃急得捏一下我的大腿,说:「叫你别去那家,你就别去。」

我没好气的说:「不去那家,要去哪家?」

晶铃说:「去北边的那家蓝月pub。」

北边那家蓝月pub我只去过一次,小小的一间,根本没什幺看头。不知道
晶铃又在搞什幺鬼,我心里一面滴咕着,一面乖乖的把车掉头,往北边的市郊开
去。

在路上我向熟女樱夫妇解释,在加拿大看脱衣舞表演,基本上是免费的。通
常你进去pub只要点一杯饮料,就在那边杵一个晚上,也没人理你。而且这里
的pub也不兴给脱衣女郎小费,不像在美国要事先準备一叠小面额的钞票,準
备塞到脱衣女郎的胸罩或者小丁里。

说着说着,一会儿就到了那家蓝月pub。一个小小的停车场,还停着不少
车子。我们一行人推开大门,就準备进去。没想到两三个彪形大汉围了上来,挡
住我们的去路。我看看熟女樱老公的身上背着形影不离的相机,应该是相机出了
问题,正想请他把相机放回车上。

那一边带头的晶铃就问:「What』swrong?」

比较年轻的围事就很客气的说:「Howmanypeople?」

「Four。」

「Pleasebuyticket,total40doll
ars。」

一听说要买票,我就接着问:「Howcomes?」

「20dollorspergentleman,ladies
freetonite。」

「Ineverboughtticketbefore。」晶铃
抢辩着说,她从没买过票。看来,她还来过几次的样子。

「Sorry,tonightistheladies』ni
ght,withoutticketyouguyscan』t
getin。」

我看看晶铃,意思是说:你看吧,大老远跑到这里来,结果还要买票。

晶铃看着我说:「还看什幺?快付钱哪!」

熟女樱有点不好意思的说:「不是说免费的吗?」

晶铃向她眨了眨眼说:「今晚是这个月的第一个星期五,是『女仕之夜』,
有特别节目,所以男生要买票,女生还是免费的。」咦,她怎幺知道?

等我们买了票,围事的一打开内场的门,哇∼∼吵死了∼∼整个屋顶都快被
震耳欲聋的音响和尖叫吶喊声掀开来。各式的五彩雷射闪光闪烁耀眼,眼睛很难
适应。一个小小的现场,是满坑满谷的人,根本找不到空位。

这时候,一个穿着啤酒公司製服、身材浮凸玲珑的金髮洋妞向我们走来。我
手心攥着一张20元纸钞,跟她握手的时候,就递到她的手里。她把我们领到靠
近舞台的吧台,笑盈盈地拜託观众挪一挪,腾出几个座位,让我们坐下。

我们到得比较晚,看来节目已进行了有一阵子。我把一行人安排妥当,点好
饮料,才发现熟女樱的老公的眼睛对着那位金髮美女是目迎目送,口水差点没流
出来。这也难怪,第一次开洋荤嘛!

晶铃则是挽着熟女樱的手,向舞台上指指点点的。小小的舞台上三个猛男,
正摇头晃脑的跳着劲舞。台下全部围着女性观众,有胖的、有瘦的、有老的、有
年轻的、有俏妞,也有恐龙,都像被催了眠,着了道似的,跟着摇头晃脑,随着
hiphop音乐的节拍起舞。

原来,被我们误打误撞,撞到久闻其名的ladies』night了。
(咦,是误打误撞的吗?哼,回去得好好审问下晶铃。)今晚的节目全部是为女
生设计的,原先是只準女生进场,后来才改为男生可以进场,不过男生需要买门
票。怪不得现场的男生,除了几个舞男之外,寥寥无几。

舞台上一曲刚罢,随着女生一起的吶喊,第二曲又开始了。三个猛男动作整
齐划一,刚跳玩一个小节,一转身、一甩手,三个人的上衣都甩到台下,被观众
抢走了。猛男身上古铜色坚实雄壮的胸肌,不知道是流汗,还是上了油,油亮油
亮的。

随着观众疯狂的尖叫声,三个舞男一起鼓动胸肌,胸肌跟着鼓声跳动,观众
也跟着节拍一起鼓掌,现场气氛high到了极点。三个舞男又跳完一个小节,
一转身、一顿足,三个人的黑长裤都褪了下来,下身只剩一条小小的三角裤。

吼∼∼真是给她打败了。女生看秀比男生还投入,还疯狂,真会叫。还有几
个女生把手指插进去嘴巴,吹起又响又亮的胡哨来。

在这种气氛的感染下,晶铃和熟女樱好像都忘了自己的老公就在身旁。不,
根本就忘了自己都是有夫之妇。两个人红着脸,盯者猛男下部鼓起的部位,随着
猛男们挑逗的动作,晶铃乾脆抓着熟女樱的手,也挤到舞台前,跟人家一起hi
gh起来。

好不容易一曲舞罢,两个人还记得找路回家。两个人乐得合不拢嘴,从舞台
前走回来。由于现场就只有她们两个是黄面孔(樱妹妹别打我。不是黄脸婆,是
东方人的意思),慢慢地,她们的一举一动就吸引了现场观众的目光。

那三个舞男跳完舞,下了场。接着就换一男一女两个黑人上场,两个人在舞
台上跳着像黏巴达一样的拉丁热舞。

这时舞台下的人群起了一阵骚动,原来刚退场的三个舞男过来和观众交流互
动了。他们一路走来,女观众一直吃他们豆腐,有索吻的,有拍拍他们裸露的臂
膀的,有拍拍他们坚实的屁股的,有的乾脆把手探往他们的私处「月下偷桃」。
他们也不以为迕。妈的,我们男生看脱衣舞如果这样子,早就被打到马路上满地
找牙了。

那三个舞男好像针对我们而来。一面匆匆应付其他的观众,一面向我们这头
挤过来。他们走到我们面前,跟我们打了招呼之后,就叽哩咕噜讲了一堆话。现
场吵死人了,根本听不到他们在说什幺。

后来其中一个乾脆附耳在晶铃耳边大吼,晶铃也附耳在他的耳边大吼。双方
才完成沟通,点了点头。在沟通的时候,他们另外两个舞男站在旁边也没闲着,
一个站在晶铃身后,把他的下体一直往晶铃的臀部磨蹭。另一个抓着熟女樱的手
去摸他的下体。气死我也,我们两个丈夫在他们眼里,简直变成了隐形人。

旁边的观众看得也都吃味了,有起哄的,有凑过来想一起互动的,有的就伸
手摸我和熟女樱丈夫的胸部,有的把一对大奶挤往我们的脸,我们两个不得不站
起来应付,也有人就趁乱抓我们的下体。

无台上两个黑人男女跳完了两曲,主持DJ看我们这边乱得也差不多了。三
个舞男向DJ打了一个pass,DJ便降低了音乐的音量,出声要观众安静,
听他宣布节目。

他大意是说,今天现场很荣幸,有两位亚裔的女性光临。他想今晚不经过选
举,就直接请她们两位当今晚的Ladiesofthenite。他问
大家同意不同意?

我赶快站起来摇手製止,没想到现场一阵欢声雷动,全部回头向我挥挥手,
同时报以如雷的掌声,表示一緻通过。这下弄巧反拙了,她们竟以为我的摇手,
是向她们挥手问好。

我要晶铃站起来表示表示,她居然面带微笑,也挥手向观众緻意,继续坐得
稳如泰山。熟女樱夫妻则根本不知道大难即将临头,也是坐在那里纹风不动。

主持人接着说,既然大家同意,那幺就请两位主角上场。三个舞男就簇拥着
晶铃和熟女樱向舞台走去。到了舞台前,就一人抱起一个,把晶铃和熟女樱抱上
了舞台。另一个舞男就在舞台前,随便抓一个女生,也把她也抱上舞台,那个女
的可乐得像什幺啊!

这时舞台上放着三把吧台的高脚椅子,主持人就请三位女仕坐上椅子,面向
观众。熟女樱根本不知道主持人说什幺,只是一味笑着,晶铃就示意她跟着她做
动作。

我怕熟女樱的老公生气,转头对他说:「出来玩玩,没关係吧?」

没想到她老公却好像期待已久的样子,说:「这太好了。你能不能帮我问问
看,可不可以照相?」我去问了带我们进场的那位金髮辣妹,她说Ladies
ofthenite的朋友,今晚要想干啥就可以干啥。

熟女樱的老公一听我的说明,马上拎着相机,就挤到舞台前面。

舞台上音乐已经响起来,三个舞男就站在个女宾面前扭着臀部,把鼓起的阴
部顶向她们,在她们的身上磨蹭。随着观众的欢呼,舞男的动作越来越放肆,第
三个女的已经把舞男的阴茎掏出来,用力地套弄着。

主持人鼓励晶铃和熟女樱放开点去玩,晶铃正在犹豫,台下的观众就一直吶
喊:「加油!加油!」

晶铃就红着脸,把手伸进去她面前那位舞男的底裤里。她一摸到那舞男沉甸
甸毛茸茸的两粒蛋蛋,就全身兴奋得打着哆索。那个舞男的阴茎大概从没被这幺
幼嫩的小手抓过,即便是久经阵仗的阴茎,也一下子就暴涨数倍,弹出底裤。一
支黑得发亮、暴怒的阴茎,就这样弹到晶铃的脸上。

熟女樱见状,也依样画葫芦,伸手去抚摸她面前的舞男那壮硕的腹肌。她的
两手在舞男身上游走,从腹肌摸到胸肌。她似乎对舞男那结实的屁股情有独锺,
两只手一直摸着那里。那个舞男乾脆把底裤脱下来,背对着她,让她摸个够。当
变成全裸的舞男,面对着观众的时候,全场又是一阵欢呼。

那个男的弯下腰低下头,从胯下抓着熟女樱的一只手,让她从后面套弄他的
鸡巴。老外的鸡巴很粗很长,还好不是很硬,所以熟女樱套弄起来并不困难。

看看最右边那个女的,已经罗衫半解,露出半个酥胸和一双修长的大腿。在
舞台正中央的晶铃,奶罩不知道什幺时候也被脱在地上,胸前的一排扣子全部被
解开来。那个舞男抓着她的雪白丰满的双乳,拚命揉捏她的乳头,晶铃被他捏得
扭动着身躯,她脸泛桃花,紧闭着双眼,两只手握着10吋长的大阴茎,用小嘴
巴吸吮着,舌头还不时像灵蛇吐信般,探弄着那个舞男的马眼。

主持人把麦剋风凑到那个舞男的嘴边,只听到他一直叫爽。主持人接着把麦
剋风凑到晶铃嘴边,现场就充满她「嗯……哦……嗯……」的淫声浪叫,现场观
众也跟着她「嗯嗯哦哦」的叫着。

熟女樱的老公觉得很意外,外表贤淑端庄的晶铃竟然这幺能玩。他看得兴奋
得不得了。但是不愧是性爱老鸟,他倒很沉得住气,对着晶铃裸露的部位,一直
猛按着快门不放。

我看得慾火中烧,正愁无处化解,带我们进场的那位金髮辣妹,不知何时已
经凑到我的身边。我想想,既然她说Ladiesofthenite的
朋友要想干啥就可以干啥,我就豁出去了。

我一把就把她抓进我的怀里,她一直尖叫:「NO……NO……NO……」
我哪管她那幺多,一下子就把她那身简单轻薄的製服撕破,抓着她的暴乳不放。

呼∼∼洋妞的奶子真是不同凡响,硕大丰满不说,还真是坚实有弹性,揉起
来蛮爽的。可惜皮肤的肤质,比起我们东方女生就差太多了,摸起来有一点粗粗
的。在灯光下,从侧面看过去,整个乳房还有不少体毛,只因为是金色的,所以
不容易看出来。

她作势挣扎了几下,就顺其自然坐了下来。她拉开我牛仔裤的拉炼,掏出我
已经暴怒的阴茎,在众目睽睽之下,低头就帮我口交。哇∼∼洋妞的口技真是一
流,她的舌头柔软而修长,感觉好像可以把我的巨屌绕上一圈还有余。湿热柔软
的舌头,一面绕着龟头打转,一面紧紧捲着阴茎,爽死我了!

我分点神看看舞台上,晶铃和熟女樱都打开她们的双腿,掰开她们的小丁,
挺起阴户,让舞男们舔弄她们的阴唇和吸吮她们的阴蒂。她们的娇喘浪叫声,不
时从现场的扩音机传出来。最夸张的是樱妹妹了,还用客家话一直「嗯……耸,
耸……耸……哦……嗯……」的叫床。

在一阵紧锣密鼓的乐声中,舞台上的三个女宾的淫水蜜液都喷出来了不止一
次,我也口爆在那位金髮辣妹中。三位舞男终于把满面红潮、衣衫褴褛、狼狈不
堪的晶铃和樱妹妹送回我们的座位。

「爽吗?」我问樱妹妹。

「……」她高兴地笑着点点头。

「你呢?」熟女樱的老公问晶铃。

「……」她也无力地点点头。

结完帐,晶铃很自然地就挽着熟女樱的老公望外走。我就搂着樱妹妹柔软的
腰身,跟在后面。

回到了家,一伙人还意犹未尽,坐在客厅闲聊。我开了瓶红酒帮大家满上,
然后开始审问晶铃:「你去过蓝月pub几次?」

「嗯,四、五次吧!」

「我怎幺没听你说过?」

「嗨,我都是跟太太们去的,有什幺好说?」

「那你们都是专挑『女仕之夜』去的?」熟女樱问道。

「当然啰!」

「讲讲,讲讲到底是怎幺一回事。」熟女樱的老公在一旁催促着。

「嗯,温哥华有很多国内来的富商或者高官。他们呢,还放不下国内的事业
或者权位,就成了空中飞人。他们的老婆自己在这里很无聊,就成群的想方设法
找乐子。就有人发现蓝月pub的ladies』night,可以让她们毫无
顾忌地好好宣洩。」

晶铃啜了一口红酒,接着说:「蓝月pub在荒郊野外,一般只有洋人去。
几乎很少看到东方人,尤其是东方的女性。因为就像我们对洋人的裸体充满好奇
心一样,洋人也特别想看我们东方人的裸体。蓝月pub也乐得我们去捧场,所
以每次我们一去,几乎都会被选为ladiesofthenite。」

「那你上过几次台?」我脸绿绿地问晶铃。

「嗨,每次那些太太们都抢着上台,哪里轮得到我啊!今天终于让我逮到机
会,过了一次瘾。」

「那你在台上不会不好意思吗?」熟女樱的老公问她。

「嗯,我也不知道为什幺,一到舞台上,一看下面一片乌黑,都好像被催了
眠。看着晶铃姊玩得那幺high,我跟着就high起来了。」樱妹妹吞吞吐
吐地说。

晶铃对熟女樱说:「你的老公今天最乖了,真委屈他了,让我来补偿补偿他
吧!」

熟女樱用略带哀怨的眼神看了她老公一眼,说:「他才求之不得哩!他昨天
晚上就跟我说,他真想和你睡一觉。」

妈的,到我家里玩,竟然觊觎起我老婆的美色!他老公看看我,我说:「那
我可以借樱妹妹一晚吗?」

他老公豪爽地说:「那有什幺问题。昨天晚上樱就偷偷跟我承认说,想和你
交换呢!」

那晚,我终于和樱妹妹一起洗了鸳鸯浴。泡在浴缸里,全裸的樱妹妹躺在我
的怀里。她的乳房比晶铃略小,刚好盈盈一握。她虽然已经生儿育女,全身仍然
富有弹性,她的阴毛和晶铃一样稀疏,不过她还特别修剪过。

「你刚修过?」我一边玩着她的阴毛,一边问。

「嗯,我知道你喜欢无毛的嫩穴。为了留给你一个好印象,我出国之前特别
修过。」

真是一个多情体贴的客家女人。我把她搂得更紧,禁不住亲了她的嘴唇。她
也杏口微张,伸出她的灵舌回应我热情的挑逗,和我的舌头缠绵。

我把手指探进她的桃花源。呼∼∼太太真的是别人的好吗?居然这幺肥美柔
嫩多汁。我用手指轻轻抠弄了几下,熟女樱就翻过身,在浴缸里翘起她雪白的臀
部,把嫣红色的嫩屄对着我,说:「浩浩哥,快进来吧!我从一下飞机看到你,
就想和你上床了。」

我说:「上床干嘛啊?」

「係咩,崖当然是想你耸屌啰!」她调皮的用客家话回答。

真是令人疼惜的女人,我赶紧把我的鸡巴戳进去我梦寐以求的嫩穴。

熟女樱柔顺地接受我的征服,摇摆着雪白的肥臀配合着我的抽插。从大开着
的房门,可以听到晶铃在另一个卧房被熟女樱的老公狂肏着的娇嗔浪叫。樱妹妹
不甘示弱,也大声叫着:「嗯……浩哥哥的大鸡巴……好会干……好喜欢给……
浩哥哥干……耸,耸……耸……耸死樱妹子了……」

「我可以射在你里面吗?」我觉得我快要出来了,我问着樱妹妹。

「嗯,嗯……」她含情脉脉的看着我,点了点头。

我奋起余勇,像一只大公狗,快速地抽插着樱妹妹的骚屄。樱妹妹的阴道紧
紧地夹着我的鸡巴,分泌出一股一股的热流,浇淋在我的龟头。我真是爽到不行
了,我用力向前一顶,终于把我浓浓的精液射向樱妹妹子宫的最深处。

这时我才发现樱妹妹的老公,已经和晶铃转战到我们的浴室门口。晶铃像一
只发情的小母狗,垂着丰满的双乳,摇着一头乱髮趴在地闆,樱妹妹的老公一面
继续抽插着晶铃的小嫩屄,一面拍摄着我和樱妹妹紧紧结合、不断汨汨流出精液
的下体。

我想,人的际遇和缘份,有时候真的很不可思议。

  【全文完】